<form id="zpzdp"><form id="zpzdp"><th id="zpzdp"></th></form></form>
<sub id="zpzdp"></sub>

<form id="zpzdp"></form>
<form id="zpzdp"><nobr id="zpzdp"></nobr></form>
      <address id="zpzd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ub id="zpzdp"></sub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zpzdp"><form id="zpzdp"><th id="zpzdp"></th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<sub id="zpzdp"></sub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zpzdp"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zpzdp"><nobr id="zpzdp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pzd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pzdp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| 收藏本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东京不太热高清视频,宝贝打开腿让我尿在里面,国产中日韩久久久噜噜久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力行業資訊工作者群號:834369874  投稿郵箱:  chinaepi@vip.16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 >> 話題 >>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碳減排支持資金如何用在刀刃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[日期:2021-11-30]   來源:中國能源報  作者:   [字體: 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現降碳目標需要大量資金支持,除綠色金融支持政策外,鼓勵社會資本投向綠色低碳領域也是重要方向。要真正發揮這些資金的作用,需盡快補齊能源企業和金融機構與碳相關的信息披露短板,謹防企業用降碳資金從事高碳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推動碳減排支持工具和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有效落地。引導金融機構及時滿足符合條件的煤電煤炭企業合理融資需求,為具有顯著碳減排效應的重點項目提供優惠利率融資,發揮好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作用,著力提升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水平。在保證國家能源安全基礎上,通過提高效能有效減少碳排放。”在11月23日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,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表示,將引導金融機構把更多資源投向綠色發展等實體經濟重點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吹風會召開前一周,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,在前期設立碳減排金融支持工具的基礎上,再設立2000億元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。綠色金融政策頻出,為降碳行動疏解“錢”的難題,如何用好這些支持工具成為下一步工作重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鼓勵社會資金更多投向綠色低碳領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了解,2000億元再貸款將專項支持煤炭安全高效綠色智能開采、煤炭清潔高效加工、煤電清潔高效利用、工業清潔燃燒和清潔供熱、民用清潔采暖、煤炭資源綜合利用和大力推進煤層氣開發利用。全國性銀行向支持范圍內符合標準的項目自主發放優惠貸款,利率與同期限檔次貸款的市場報價利率大致持平,人民銀行可按貸款本金等額提供再貸款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資金支持方向明確,覆蓋了煤炭生產、加工、煤電和甲烷利用等重點過程。通過相關環節的清潔高效利用,可以有效減少污染排放和碳排放。”平安證券分析師樊金璐認為,傳統能源作為碳排放的主要來源,在新能源未能完全替代前,其清潔高效利用仍是推動碳減排的重要途徑。也正因此,傳統能源的安全綠色低碳轉型成為資金支持的重點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面向傳統能源領域,人民銀行還創設推出碳減排支持工具這一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,以減少碳排放為導向,重點支持清潔能源、節能環保和碳減排技術等領域。“初期重點領域范圍突出‘小而精’,重點支持正處于發展起步階段,但促進碳減排的空間較大,給予一定的金融支持可以帶來顯著碳減排效應的行業。”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,碳減排支持工具是“做加法”,用增量資金支持清潔能源等重點領域的投資和建設,從而增加能源總體供給能力,金融機構應按市場化、法治化原則提供融資支持,助力國家能源安全保供和綠色低碳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國家氣候戰略中心測算,為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,到2060年,我國新增氣候領域投資需求規模約在139萬億元,長期資金缺口年均在1.6萬億元以上。資金從哪里來,缺口從何處補?發揮政策示范效應,鼓勵社會資金更多投向綠色低碳領域——方向越來越清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碳相關的信息披露需接受監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保障減排效果,上述負責人表示,申請支持工具時,需提供碳減排項目相關貸款的碳減排數據,并承諾對公眾披露相關信息。金融機構參考碳減排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、環評報告或市場認可的專業機構出具的評估報告,以及貸款占項目總投資的比例,計算貸款的年度碳減排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融機構獲得碳減排支持工具后,需按季度向社會披露碳減排支持工具支持的碳減排領域、項目數量、貸款金額和加權平均利率以及碳減排數據等信息,接受社會公眾監督。人民銀行將會同相關部門,通過委托第三方專業機構核查等多種方式,核實驗證金融機構信息披露的真實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,信息披露正是亟待加強的環節。“此前,企業并未被強制要求披露碳排放及碳足跡信息。金融機構也缺乏采集、計算和評估相關信息的能力和渠道,許多金融產品并沒有與碳足跡掛鉤。”民生銀行副總經理歐陽愛東認為,金融機構需要將企業履約和減排情況納入信貸評估體系,并判斷企業減碳投資及行動規劃對其未來估值的影響,以此來配套差別化金融政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馬駿也稱,與金融工具相配套,需要非常強的披露要求及披露執行能力。“在傳統綠色金融領域,披露形式基本是以項目為主。比如一個項目能減多少碳、有沒有實現預期,達到這個數之后就算做完了,屬于一次性的靜態披露。而能源轉型是一個長期過程,披露要求有著實質區別。所承諾的減排路徑能不能做到,要讓社會、投資者、資本市場、監管部門相信,甚至引入第三方驗證等機制,這是一個動態披露過程。否則,一家企業即便聲稱自己有相關技術路徑,如果沒有沿著這條路去做,最后仍可能是‘假轉型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防范手握綠色金融支持的“洗綠”行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資金來源,如何更好發揮作用?多位專家坦言,目前不乏一些“洗綠”行為,有企業拿著綠色金融支持從事高碳活動。為此,亟待建立一套與綠色金融相配套的政策框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家煤電企業想轉型以清潔能源為主的企業,到底做風電、光伏發電,還是把煤電設施改造為生物質混合摻燒裝置,這些潛在的技術路徑如何選擇?不是光由金融專家說了算,需要行業人士共同論證識別。在不同地區、不同產業政策環境下,轉型路徑也有所不同,我們要在收集提煉的基礎上,總結出適用于不同類型企業、行業的技術路徑,并制定明確的界定標準。凡是符合標準的路徑,就應該得到更多金融資源支持。”馬俊舉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副院長徐洪峰認為,金融產品和工具的精準度有待提升。“以典型的煤炭依賴地區內蒙古為例,我們調研發現,面對很多綠色金融政策,他們往往用不上。諸如霍林郭勒這樣的城市,產業鏈相對單一,主要從事煤炭開采、煤電、電解鋁及加工生產。在整個鏈條上,能夠獲得綠色金融支持的項目很少,通往低碳、零碳發展的路上,融資需求卻又相當旺盛。對此,建議推動更多轉型金融產品的開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觀點得到馬俊的贊同。“比較典型的煤電企業,由于負債率高,很難借到錢。第一要務是把負債率降下來,金融機構對風險的擔心大幅下降,企業獲得銀行融資、發行債券的概率明顯上升。除了財務激勵,離不開其他政策資源。比如一家煤電企業做光伏,沒有地怎么辦?做生物質能源,如何獲得穩定、低成本的來源保障?這些支持比融資本身更重要。在高碳企業向低碳轉型的過程中,未來需要組合性的工具箱,而不是一兩個金融工具即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稿QQ:  點擊這里給我們發消息 657228951 投稿郵箱: chinaepi@vip.163.com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力工業網:此資訊系轉載電力工業網在線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,電力工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